美国医疗物资短缺 特朗普:波音、福特也要造呼吸机


一天后,在一位同在纽约留学的朋友提醒下,Ella又预定了4月4日转机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票价又涨了,要16000多元人民币。”

纽约政府通知只有情况“真的紧急”才可拨打911求助

“如今的纽约完全不一样了。”Wendy说,路上没什么人了,公司都居家办公了,外卖小哥也都戴起了口罩和手套。“但是,他们的反应真的太慢了。”

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但是Wendy还是选择在纽约自我隔离。

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没有围墙,无法与外界隔绝。宿舍是一间套房,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学校宣布停课之后,其中四人都离开了,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和她的作息不一样,很少打照面”。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学校关闭之后,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面条和米饭。”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做饭还是有点担心。

重大灾难状态(Major Disaster Declarations)

“学校多次发邮件预警:有人袭击戴口罩者”

3月27日早上,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父亲反复叮嘱女儿“安心在宿舍待着,不要担心”。然后,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

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早高峰人挤着人。那个时候,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而且每日递增。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

他是广西区党校党政管理专业、中国农业大学农业推广专业,广西区党校、中国农业大学在职研究生学历,农业推广硕士,高级农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