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拍摄的法国"戴高乐"航母和"凯旋"核潜艇


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吃了睡,睡了吃,估计要长胖了。”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很喜欢他,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

此外,研究还发现,研究样本中的57%为男性,被感染的婴儿多数也是男婴。研究作者写道,这表明“生物因素”“可能”导致男性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欧洲也危险了。”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为保险起见,接下来的行程,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

“第一次坐救护车,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

杨勇坦言,在欧洲确实遇到过对华人面孔保持警惕的人,记得在一处景点想找人帮忙拍照,有两三个人是表示拒绝的,立刻与他保持一段距离。“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一两次。”

杨勇介绍,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大约50个房间,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后来他们都离开了。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离家3个多月,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被问及是否想家时,杨勇顿了顿说道:“还好还好,我个人比较独立,家里人确实担心过,希望我能早点回去,但现在也回不去了,只能积极面对,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

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红瓶)和酱油(黑瓶)(受访者供图)

由于不懂俄语,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即便如此,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