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福彩网

                                                        来源:吉林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4-09 06:03:47

                                                        “如果你要我细讲,3个月前,这种对我的人身攻击来自于台湾岛内。我们需要坦诚,我今天就直说了,这来自台湾岛内。”谭德塞补充道:“台当局‘外交部’,他们知道有人对我发起个人攻击的行为,而且他们也不否认参与其中。在我遭到人身攻击时,他们还继续指责我。”

                                                        但据CNN报道,在谭德塞表态后,特朗普的攻击没有停息。他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继续其对世卫组织的批评。“当你看到他们(世卫组织)和中国的关系时,我不敢相信他(谭德塞)在谈论政治。中国花了4200万美元(指世卫组织会费),我们花了4.5亿美元,一切看起来都是在按照中国的方式走。 这不对,这对我们不公平” 特朗普说。

                                                        谭德塞还说:“谭德塞个人只是整个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不在乎无端的攻击。理智的人都不会在乎个人的攻击,而忽视更大的挑战。我们关注拯救生命,世卫组织没有政治操作。”加拿大魁北克省省长勒高当地时间9日宣布,该省在过去24小时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病例881个,累计10922。新增死亡病例41个,累计216个。

                                                        台外事部门还“甩锅”称,批评谭德塞的是“国际网络上有身份及国籍不明网民”,相关言论均与台外事部门无关,也非台外事部门能操控。此外更倒打一耙指责谭德塞存在“政治偏见”,要他“回归中立与专业立场”,邀请台湾完整参与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所有会议及机制,并恢复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

                                                        回顾台媒此前报道,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民进党及其当局此前屡屡对WHO发出批评言论,甚至对WHO总干事谭德塞恶语相向。此前谭德塞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具有大流行特征时,民进党大佬林浊水就曾称“现在才宣布有什么意义?”还谩骂WHO“鬼扯”、“无耻”。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也曾在社交媒体辱骂世卫组织称“你有什么毛病(What's wrong with you)?”民进党当局副领导人陈建仁则曾点名谭德塞,称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民进党当局“驻欧盟兼驻比利时代表”曾厚仁声称,无论在社群媒体或正式新闻稿上,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从未针对谭德塞做过任何人身攻击,民进党当局也从未对他发动过言论攻势。他还称谭德塞所言“毫无根据”,是“凭空捏造的恶意指控”,不值得国际重视。台“驻日内瓦办事处”也声称,谭德塞在记者会中做出的指控“不实”至为遗憾。民进党当局不会也无需对他个人做出人身攻击。

                                                        此前民进党当局提到“希望有机会参与”WHA时,就有岛内网民嘲讽,这不是被民进党唾弃的“烂组织”吗?一直骂又要加入,绿营都是精神分裂吗?还有岛内网友反讽,难度怎么会高呢?“强大的台湾”只要继续骂,一定可以骂到WHA皮皮剉(颤抖)而“恭迎”台湾加入。↓

                                                        台外事部门9日也发新闻稿称,谭德塞对民进党当局的指控是“莫须有”,“误导国际视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高度遗憾与最严正抗议”,还要求谭德塞向台湾道歉。

                                                        还有网民讽刺台外事部门:“脸皮真厚”,反正也没事做正好借题发挥。民进党当局一天到晚想加入WHO,想加入又爱骂人家,精神有够错乱↓

                                                        据媒体报道,谭德塞在4月8日的记者会上表示:“针对我的个人攻击早在2到3个月前就开始了。这包括对我的辱骂,甚至用‘黑人’、‘黑鬼’等种族歧视言论攻击我。我对我的肤色感到骄傲。说真的,我不在乎这些言论。我很高兴你提了这样的问题,也许我第一次公开回应人身攻击、甚至死亡威胁:我一点都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