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酒店免租两月,解封后仍无法回家


胡冰川也提到,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幅度在8-10%左右。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但影响不会很大。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水稻、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有限,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粮食储备司司长秦玉云表示,近年来,粮食库存总量持续高位运行,目前我国稻谷、小麦的库存量能够满足一年以上的市场消费需求,不少城市面粉、大米等成品粮市场供应能力都在30天以上。

这引发了公众对粮食安全的担忧,我国粮食够不够吃、要不要囤积等成为热门话题。4月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做好疫情期间粮食供给和保障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解答了相关问题。

上述措施是否会影响国内粮食安全?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提供了四组数据。一是粮食产量,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已连续五年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去年粮食产量是13277亿斤,创历史新高,小麦多年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潘文博也强调,今年粮食种植意向面积是稳中略增的,目前夏粮长势较好,丰收有基础,春播进展总体顺利,粮食生产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局。“粮食多年丰收,库存较为充裕;夏粮丰收有望,春播进展顺利;口粮完全自给,国际影响有限;米面随买随有,不必囤积抢购。”

据介绍,我国粮食库存构成分三大类: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是守底线、稳预期、保安全的“压舱石”;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这部分库存数量相当可观,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

那么是否有必要抢购囤积粮食呢?“粮食还是要吃新的好。”魏百刚表示,我国粮食产量丰、库存足,即使在前一阶段国内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市场上的粮食以及各类副食品都是货足价稳,老百姓家里都是米面无忧,现在更没有必要去抢购囤积。

粮食应急保障方面有什么措施?

获知张静静患病后,省委、省政府十分关心。4月5日上午,省委书记刘家义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组织指挥抢救,听取抢救情况和方案汇报。刘家义要求穷尽一切手段和资源做好抢救工作,必要时请求国家卫健委支持,调集国家专家指导抢救,安排省卫健委主要负责同志迅即向国家卫健委相关领导专家连线汇报,沟通商议抢救方案,责成相关单位第一时间通知家属,与张静静丈夫保持密切联系,尊重家属意愿,省里和有关方面全力协调解决交通工具。省卫健委、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调集全省精干专家和医护力量全力组织抢救。终因病情危重抢救无效,于4月6日晚18时58分不幸去世。

发布会传达出不少重要信号:中国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人均粮食占有量持续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小麦和稻谷这两大口粮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